首页 > 古代 > 田园悍媳 >

清理门户

第2章 清理门户

说到底是她欠徐问,欠徐家的,等治好了徐问的脸,就等于是还清了。

余夏儿将包袱甩挂到肩上,转身便要走,没走几步就让一群人给围堵住了,一个个对着她指指点点,脸色很不好友,不自觉地就又停住了脚。

站在前面的是李燕,哭得梨花带雨的,又是十五岁花儿一般的年龄,看着确实很是好看。

至少比起她来,要好看一些。

“徐哥哥,你怎么样,还好吗?”李燕很是担忧地地看着徐问,转头看向余夏儿时,却充满了愤怒,“大丫妹妹,我知道你不高兴,误会我与徐哥哥,可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伤了徐哥哥的脸。要知道徐哥哥不仅是徐家的希望,还是我们大岭村的希望,如今却……却硬生生让你毁了。”

“看到徐哥哥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就开心了?你的心肠怎能如此恶毒,亏得徐伯母对你如此好,徐哥哥也待你不薄。”

李燕一边说着,一边掉眼泪,看向徐问的眼神,无比的心疼。

村民们听到李燕这般说,也不自觉议论了起来,对余夏儿指指点点的。

李燕见余夏儿背着包袱,心生疑惑,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又惊叫了一声。

“大丫妹妹,你不会是看徐哥哥伤了脸,坏了前程,所以要抛弃徐哥哥吧?你,你怎么……”李燕的惊呼声很大,又担忧地看着徐问,似乎怕他难过。

余夏儿木脸看着李燕,这个姑娘自称与徐问很是相配,连喜欢的东西也很一样,却在徐问喊她夏儿的时候,始终喊她大丫,说是喊大丫比较亲切一些。

亲切个屁!

余夏儿翻了个白眼,张口欲要解释点什么,想了下又转眼去看徐问。

是不是抛弃,让徐问来解释会好点。

然而徐问半点要替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反倒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眼神很是冷漠无情。

余夏儿心头一抽,想了想,又背着包袱转身,“你说得对,他都这么惨了,我不能离开他,要留下来与他同甘共苦才是。”说着就要转身回去。

徐问:……

这恶毒的女人还要不要脸了?不肯走,是嫌害他还不够吗?

又听李燕说道:“太好了,大丫妹妹果然是喜欢徐哥哥的,不管徐哥哥变成什么样子,哪怕伤了脸不能参考了,是不是?”

本有着一瞬间迟疑的徐问,听到李燕这么一说,立马就想起自己受伤的脸,顿时心头怒火攀升,伸手就推了余夏儿一把。

瞪着余夏儿,狠狠说道:“你快点给我滚,像你这种恶毒,又爱慕虚荣的女子,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余夏儿一时不察,被推得往后退了几步,不知谁伸脚绊了她一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余夏儿张口欲言,见徐问从怀里掏出来的东西,立马就闭上了嘴。

徐问手上拿着的是两张红色庚帖,是二人的婚书,本来其中一个应该是在余家人手里的,被徐家用十斤黑面要了过去。

拿出庚帖时徐问还是有些犹豫的,但见余夏儿盯着庚帖的样子,心头生起深深的报复之心。

于是便当着余夏儿的面,将两张庚帖一点点撕碎,然后狠狠一把朝余夏儿脸上丢去。

“庚帖我已经撕了,婚事作罢,往后你我再无半点关系。”徐问恨恨地说道。

“……”余夏儿。

李燕呆了呆,眼底下闪过一丝慌乱,不知想到什么,很快又淡定下来。

众人看到,也是讶然,不过想了想,又觉得应该如此。

本来徐问可以前程似锦的,却毁在一个童养媳手上。只是将人放走而不是打死,已经算得上是很不错了。

啪!

忽然不知谁起的头,朝余夏儿扔了一把烂菜叶,紧接着就乱了起来。

“砸她,个扫把星。”

“害人精。”

“对,砸她,把咱们村害惨了。”

……

丢烂菜叶,甚至是丢牛粪都还好,竟还有丢石头的。

这分明是想要她的命啊!

饶是余夏儿也无法淡定,怕再留下来会被砸死,连忙从人群里挤出去,撒丫子跑得飞快。

已经跑了的余夏儿可不知道,在她走了以后,李燕又含泪对徐问说道:“徐哥哥你不要伤心,大丫妹妹她只是年纪小被吓到了,不是故意抛下还受着伤的你不管的。”

这不说还好,一提到这个,徐问整个人又阴沉了不少。

特别是看到余夏儿跑得飞快,头也不回地离开,心头更是堵得慌。

不知为何竟生出一丝感觉,似乎自己做错了。

“她走了才好,日后再也无人挡在你我……”徐问将心头的一丝慌乱压下,低头温柔地看着李燕,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燕打断。

“徐哥哥,什么也别说了,你先把伤养好。”李燕轻咬着唇,一脸担忧地看着徐问。

徐问便点了点头,想起头也不回的余夏儿,再看着温柔似水般的李燕,更是感动不已。

丝毫没有注意到李燕眼中闪过的疏离,以及阴郁与不满。

另一边,余夏儿跑出枇杷村后站在三叉路口,盯着路看了好一会儿,才朝小湾村走去。

o(╯□╰)o时隔得太久了些,差点就忘了回家的路。

余家塞了个不要的丫头片子到徐家去,眼看着徐家日子越过越好,徐家小子也很是争气,自家很快就可以靠着徐家过上好日子,前几天都还在得意自家好运道。

转眼间丫头片子就犯了事,还被徐家撵了出来。

余家人能高兴?不能。

余婆子等在家门口,对同样拿着棍子站在门口的大儿子说道:“一会那死丫头回来,给我狠狠地打,这种坏了下水的玩意,打死了就当是清理门户了。”

余老大一脸憨实,却用力点头:“娘说的是,等这死丫头回来,我非打死她不可。”

于是乎,余夏儿在走错好几家,好不容易才找回来后,就看到娘家门口杵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手里还拿了根棍子,正恶狠狠地盯着她。

要不是她记忆好认得这两人,还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