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逃荒,我靠千亿物资空间养活四个崽 > 

穿成恶毒小后娘

第1章 穿成恶毒小后娘

“坏女人好像没气了!”

“那我们是把她埋了还是直接走?”

“她那么坏,还想把小妹卖了换钱,死了是上天有眼!咱们直接走,谁还管她!”

几道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乔画屏头痛欲裂,眼皮重逾千斤。

她只隐隐的记得,作为特工组组长支援地方工作的时候,为了救几个孩子牺牲了。

眼下这几道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倏忽,海量的记忆倒灌一般,涌入乔画屏的脑海。

原来她穿到了古代一个苛待继子继女的小后娘身上,这原主平时苛待人家几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不说,更是趁着全村往外逃荒的时候,要把最小的继女给卖了换些银钱跑路!

结果原主去卖孩子的路上被继子们追上来,一脚踩空跌落山坡一命呜呼,她这个同名同姓的特工组组长就穿过来了!

理清了思绪,乔画屏心里骂了声娘,费了老大力气,这才挣扎着睁开了眼。

天气燥热得很,人嗓子眼都有些冒烟了。

四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相互搀扶着,蹚着半腰高的草,正准备离开,结果就见着草滩子里,那个原本都没了气的女人,支棱着慢慢坐了起来!

“鬼啊!”

四个孩子尖声叫着,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老二梅清昱今年七岁,向来胆大心细,他先看向了乔画屏的脚下,小脸就舒展开了,沉声道:

“坏女人有影子,不是鬼!”

其余几个孩子一看,还真是,烈日当空,草滩子上的影子虽有些模糊,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有。

村里阿嬷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

几个孩子俱是松了一口气。

乔画屏坐在地上,额头上的伤还有些突突的疼,浑身也疼得厉害。

她眯着眼,看着眼前这几个小脸脏污,衣衫褴褛,靠在一处警惕戒备又憎恶的打量着她的小孩子,心里只觉得是离了个大谱。

遇事不要慌,先想想怎么处理才能最优解。

然而她这样眯着眼,面无表情想事情的模样,着实是像极了先前原主一肚子坏水要苛待几个孩子的样子。

个头最大的那个孩子,九岁的梅家老大梅清曜,当即就挡在几个弟弟妹妹身前,大喊道:“坏女人,你再打坏主意,我就要你好看!”

乔画屏眯了眯眼,撑着身体的手,在草滩子里摸索着,摸起一块棱角锋利的石头来!

这具身体因着滚落山坡,浑身都是伤。乔画屏忍着痛,冷不丁的,将那块石头向四个孩子掷去!

梅清曜下意识的就紧紧搂住了最小的小妹。

然而那棱角锋利的石头,却是重重落在四个孩子的脚边,有什么东西溅了出来!

四个孩子下意识低头看去,却见着一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爬到了他们脚边潜伏着,被坏女人丢过来的石头,把脑袋砸了个稀巴烂!

那蛇身上,黑环白环相间,闪着粼粼细光,吓得几个孩子脸色顿时就白了。

都是山野间长大的孩子,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剧毒蛇银环蛇!

被这蛇咬上一口,那基本就死定了!

乔画屏慢慢的撑着身子站起来,朝几个惊魂未定的孩子走了过来。

梅清曜十分有大哥的担当,他护着弟弟妹妹们,警惕的看向乔画屏:“你想干什么!”

这歹毒的女人,又在打什么恶毒主意?

乔画屏没理他,缓慢蹲下身去,把那被砸烂了脑袋死得透透的银环蛇尸身给捡了起来。

不远处便是一条小溪,乔画屏面无表情的忍着身上的痛,找了块锋利的石头,把那银环蛇剩下完好的半截尸身给开膛破腹的剥了皮,清洗得干干净净。

梅家几个孩子不知道乔画屏在搞什么鬼,没有走远,就在不远处警惕的打量着乔画屏。

乔画屏处理好银环蛇的尸身后,捡了些柴火来,直接生火,把这银环蛇给拿锋利的石头截成了一截一截,串在木头上给烤了。

烤肉特有的焦香味很快就传了出去。

四下里很静,除了火舌的噼里啪啦声,乔画屏甚至可以能听到几个孩子咽口水的吞咽声。

乔画屏心里哼笑一声,也不说话。

她知道,眼下她在几个孩子心里就是个恶毒后娘的形象,巴巴的凑上去反而会让几个孩子生出更多的戒心来。

烤蛇肉很快就烤好了,那股香味直往鼻子里钻,足以把人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出来。

乔画屏把另外四截烤好的蛇肉往草木灰堆里一插,就不管了,自顾自的开始啃起了她手里这根烤蛇肉,吃得香极了!

嘿,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干活才不慌!

四个孩子里的老三梅清晃,跟老二梅清昱是双胞胎,性格却是天南地北迥然不同。

他眼巴巴的看着插在草木灰里的那几串烤蛇肉,咽了口口水,可怜兮兮的拉了拉他二哥的衣角:“昱哥,这味闻着可太香了。”

“银环蛇有毒。”他二哥梅清昱小大人似得皱了皱眉,跟双胞胎弟弟强调道,“别什么都想着吃。更何况那女人歹毒的很,谁知道她打的什么坏主意。”

老大梅清曜觉得二弟说得很对,点头道:“说不定把我们药倒了,全提脚卖了呢?”

“可是……”梅清晃偷偷的看了一眼吃得正香嘴角都是油的乔画屏,咽了口口水,“她自己都在吃……”

最小的妹妹梅清映今年只有五岁,她站在一旁直勾勾的看了半天乔画屏吃蛇肉。半晌,她一句话没说,直接从那草木灰里插着的四串烤蛇肉那劈手夺过一串,啊呜一下狠狠咬下了一大块肉。

她实在是饿坏了!

这下子把三个哥哥吓得够呛。

“小妹!”

三个破孩子都吓得如丧考妣的,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

乔画屏看了那几个孩子一眼,懒懒的开了口:“银环蛇的毒,只存在头部的毒囊中,这身子部分是没毒的,甚至还大补——你们不吃拉倒,反正村长今天已经通知过了,边境越发乱了,明天就要全村搬走逃荒往南方去。不吃点肉涨涨力气,明儿你们拿头去逃荒?”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