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霍总的掌心娇 > 

早上好,小叔

第1章 早上好,小叔

霍寒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女人的床上醒来,而且还是在下的姿势。

池鸢抓过他的衣领,在他的脖子上吮了吮,确定这里会留下一个醒目的痕迹,这才放开人。

“早上好,小叔。”

打完招呼,池鸢又凑到他的唇边,热情地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霍寒辞的发丝凌乱,鹰眸微微眯了眯,轻笑一声,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池鸢,你胆子挺大。”

敢算计他,看来是不要命了。

力道收紧。

池鸢憋得满脸通红,扬眉讨好的冲他笑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霍寒辞一愣,眼底漾出一抹清寒,放开她,抓过一旁的衣服穿上。

“小叔,你现在要去哪儿?”

他的五官十足惊艳,哪怕是瞥过来的眼神,都电得人浑身酥麻。

“去给你挑块墓地,你喜欢朝南还是朝北?”

池鸢瞳孔骤缩,心虚别开视线,“小叔真会开玩笑。”

霍寒辞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很有压迫感,腕间戴着一串黑色的佛珠,看起来不染凡尘。

霍家五爷,素来都有“人间佛子”的称号。

“棺材呢,喜欢什么花色?”

他的眼里没有半分笑意,腕骨绷得紧紧的,墨色晕染开的瞳眸微微垂着。

池鸢舔了舔微翘的唇珠,“还有棺材啊,看来小叔要给我留全尸,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

霍寒辞从未见过这么出格的女人,眼中倏地翻涌出零星狠意。

修长指尖一抬,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

这张脸,是京圈里最出众的一张。

用绝色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她虚荣,做作,浮夸,是自己最看不上的那类女人。

“想要全尸?”

“如果小叔愿意给的话。”

她并不是艳丽的长相,反倒有些清弱脱俗,眼神流转时,轮廓收拢的刚好。

霍寒辞突然笑了,眼里的狠意褪去,手下却越发用力。

故意折腾她疼得皱眉,另一只手顺着腰线往下。

手腕间的黑色佛珠温度冰冷,刺得她僵直了背。

他不是在调情,只是在估价一件商品。

“霍明朝不能满足你?”

霍明朝是池鸢的未婚夫,是霍寒辞的小侄儿。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霍明朝和她的好闺蜜滚了床单,现在她池鸢回敬了他这么大的一份礼。

这游戏挺好!

“小叔在说什么呢?人家跟您侄儿可是清清白白的。”

池鸢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勾人,红润的舌尖在两瓣唇下露出,像是摄魄的妖精。

霍寒辞的眸光眯了眯。

京城想睡他霍寒辞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可他从未正眼瞧过,如今,竟然还让自己的准侄媳妇成功了。

男人身上开始笼罩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你确定要这么做?”

“啊?”

池鸢只来得及惊叫了一声,那种极致的心颤从喉咙到胃,这个人已经将她压回床上。

“小......唔。”

那股力道蛮横肆意的卷着她的手脚和腰腹。

到最后,池鸢甚至叫不出什么声音。

胡露面色不虞,一边坐下一边吐槽利华的小气。

这么多年,竟然还把总部设在镇上。

“池鸢,咱们何必亲自过来,没了利华还有其他公司,姿态得端高一点儿,咱们代表的可是霍氏,这样太掉价了,你这个决定实在不明智。”

来之前不说,现在敢说是因为她收到了同事发来的短信。

霍总监竟然让她取代池鸢!坐上并购业务部经理的位置。

呵呵,那还有什么必要在池鸢面前伏低做小。

池鸢的膝盖上放着电脑,看了胡露一眼,“你研究过这个公司的现金流,市场份额,利润,以及销售预测数据么?”

胡露脸色一僵,心里越发愤慨。

当着另外两人的面,池鸢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

池鸢的指尖在电脑上划了划,虽然没有竞标书,但她仔细分析过利华未来的走势。

利华体量不大,但胜在利润极高,每个员工都为公司创造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

不仅如此,利华甚至没有包装费,工程设计费,广告推销费,更是极大程度上压低了成本。

它能成为霍氏的长期供应商,完全是靠口碑。

光是这一点,就值得他们过来一趟。

池鸢安安静静的看完了自己写的资料书,抬头看着面前的三人。

“你们把自己准备的报告都整理一下。”

胡露率先惊讶,“什么报告?”

其他两位男同事的眉心跟着皱紧,“你说的是竞标书么?但那不是已经被霍总监打回来了么?”

池鸢深吸一口气,眼神锐利,“除了竞标书,还有我们前期为利华分析的所有研究数据,他们的销售渠道,物流情况等等,想要打动陈总,就得全方位了解这家公司。”

胡露连电脑都没带,两手空空就跟着过来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咱们人过来不就行了。”

“胡露。”

池鸢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极冷,“如果你继续抱着这种心态,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我让你跟着过来,不是为了让你说风凉话。作为员工,你们连这些基本的资料都没带,你们以为我们过来是做什么,与陈总喝下午茶么?”

胡露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平日里她和池鸢的关系还不错,但今天池鸢三番两次的让她丢脸。

想到同事发的短信,她直接爆发。

“说到底这件事还不是你的错!你要是肯去求霍总监,我们何必来镇上喂蚊子!”

说完这句,她起身直接离开。

并且将同事发的短信截屏,单独发给了这两位男同事。

——露露,霍总监下午来公司了,说是让你当经理,池鸢的职位被撤了!

现在她才是上司,池鸢算什么东西!

可怜这女人被未婚夫戴绿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被撤掉了职位,呵呵,她现在偏不告诉对方。

等池鸢在这边把一切都搞定了,到时候她拿上竞标书直接和陈总签约,所有功劳都是她的,池鸢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费!

两位男同事从上飞机的那一刻开始心情就不好,但碍于池鸢的职位,不情不愿的跟了过来。

这会儿同时收到短信,总算有了个出气的口子,毫不犹豫跟着胡露离开。

“露露,你别伤心,她一个人完不成的。”

“她就是这种人,姿态端的高,我们先回去,看她最后能折腾出什么名堂。”

仿佛全都是池鸢的错。

胡露心里舒坦极了,咬唇开始稍稍示弱,“哎,出来谈判这种事儿,果然还是男人更在行,等我当了经理,肯定让男同胞们多出出力。”

这才是男人想听的话。

瞬间收买了人心,三人直接买了机票回去。

等候区转眼只剩下池鸢一个人。

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从容的将脸侧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继续仔细浏览资料。

她看到邮件箱里有一份新邮件,点开发现是霍寒辞发来的。

只有一个问号。

满是高高在上的味道,池鸢犹豫了几秒,毫不犹豫将对方删除了。

摆正心态,床上契合就行,难不成真指望人家帮她。

想通了这一点,她看得更认真。

坐这里又等了一个小时,她才看到陈总在两个随行人员的陪同下,从外面走进来。

池鸢连忙拿过电脑和文件,走了上去。

“陈总,好久不见。”

她伸手,微笑着落在了对方的面前。

陈总对她的脸有些印象,不过想到还没影子的竞标书,总觉得自己被霍氏的人耍了,脸色不善。

“池小姐,你还来做什么?”

“陈总,竞标书没到是我的失误,不过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这是我为利华拟定的募股说明书,希望你能看看再做决定。”

陈总四十岁左右,长相威严不失干练。

他看着这份厚厚的募股说明书,眉毛挑了挑,拿过直接翻到最后面,“七十五页?”

一般的说明书,只有几页,这份竟然有七十五页这么多。

“里面包含我对利华的业务概述,资产负债率的分析,陈总您对利华拥有利华百分之百的控制权,应该清楚如今的利华需要一个上市的机会。”

长达七十五页的说明书,这份诚意确实打动了陈总。

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间的表,脸色变得缓和了许多,“十分钟后我还得见见其他公司的人。”

池鸢松了口气,连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