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名医风流 > 

青衣女子

第1章 青衣女子

眼前这女人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女人来历不明,会不会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头呢?

她刚刚才杀了人,若是救了她,岂不是成了她的同伙了?

救活后把他这唯一的目击证人给灭口了怎么办?

所以,不能救!

李楠承当即打算去报官…

然而,李楠承转身刚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回头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青衣女子,神色更纠结了。

作为一名医生大夫,李楠承又总归不能见死不救。

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对方就这样死在眼皮底下,而他无动于衷。

终于,内心在经历了一番异常煎熬的纠结之后,李楠承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这次碰上了我,算你运气好,命不该绝!”

转身回来,将躺在地上的青衣女子抱起。

返回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此刻,青衣女子已经失去了意识。

身上的长裙沾满血迹后几近成了血红色,看上去异常刺眼。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若是普通人瞧见这一幕,恐怕此时早已直接呕吐出来了。

但医学专业出身的李楠承,对于眼前这一幕早已经驾轻就熟。

李楠承没有丝毫犹豫,开始动手脱去青衣女子身上的衣服。

只不过,衣服沾染了鲜血后贴在身上本就脱起来不那么容易。

眼看对方的呼吸越来越薄弱,李楠承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动手开撕。

“撕拉!”

李楠承直接将她身上沾满血迹的外衣撕开。

随即低头看去,瞧见在青衣女子胸口位置,有一处剑伤还在流着血。

血色隐隐带着几分青黑。

伤口很深,甚至能瞧见其中的白骨,足以说明这一剑到底刺的有多深。

看上去触目惊心。

究竟是什么人,下手这么狠?

看着都疼!

深呼吸口气,李楠承没有停顿,开始为她止血包扎。

虽说包扎这种事情做起来驾轻就熟,但此时受限于条件有限,李楠承也并没有大意。

在这个没有青霉素等药物的年代,伤口若是不处理好,万一感染了那可是随时能要人命的。

等到帮她止血处理完伤口之后,李楠承才略微松了口气。

只不过,伤口虽然包扎好了,但眼前这女子还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李楠承的目光落在青衣女子身上,眼神猛然一凝。

此刻,青衣女子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开始呈现出乌紫,青黑的颜色。

顺着脖子而下,经过胸口,小腹……

她浑身上下各处,都已经开始泛起紫黑色。

从症状上来看,眼前这青衣女子,已经中毒颇深。

李楠承眉头一皱,这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这么狠!

饶是李楠承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却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毒。

毒性开始蔓延全身,若是不想办法解毒,即便她没有受重伤,也会死在剧毒攻心之下。

但是,问题又来了。

此刻李楠承的手上没有任何治疗所用的医疗器材,也没有任何药物。

屋里除了小药箱里的一副银针之外,再找不到别的有用的东西。

面对这从未听闻过的剧毒,让他一时间有些无从下手。

之前听那两人的对话,似乎提起过这女子所中的剧毒名。

好像是叫什么五毒散?

李楠承仔细思索着。

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似曾相识。

就在这一瞬间,李楠承脑海记忆中灵光一闪。

快步来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掀开了角落的一块石头。

紧接着,从石头下拿出了一个被掩盖住的黄色布包。

小心翼翼打开布包,一本古籍出现在李楠承的视线里。

书籍微微泛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没有名字。

这本书籍,是李老头留下来的遗物。

书籍里面,记录的是一些疑难杂症,珍贵药草介绍,以及一些稀奇毒药的介绍。

李楠承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他正是曾经在这本书籍上,看到过五毒散。

翻开书籍,很快,李楠承就在书中的末尾找到了五毒散。

五毒散,无色无味,乃是天下奇毒之一,出自药王谷。

百年前药王谷叛徒将毒药带出,后不知所踪。

之后,江湖正一门出现改良后的五毒散……

“中此毒者,将会在数日内全身瘫软,丧失全部力气。

若是运功,将会加速毒性散发。等到毒性侵入五脏六腑,神仙难救……”

李楠承微微一愣。

这药王谷,正一门是什么地方?

江湖门派吗?

没有太纠结,李楠承把关注点放在五毒散上。

这五毒散,有点猛,寻常人中了此毒,即便有解药,也会留下不小的后遗症。

轻则伤身伤肾,重则瘫痪不起。

即便是身怀内力的武林高手,若是中毒太深,恐怕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这毒……有违人道啊!

李楠承的目光看向结尾处,那上面写着五毒散解毒之法。

“引魂草可治五毒散,取引魂草一株,剁碎或取汁,内服两日可去毒……

若无引魂草,中毒不深者,可由内力深厚高手运功帮助逼出毒性。

中毒深者,施针以逼毒,可有一线生机,施针脉络从……”

引魂草?

这什么玩意?

学医这么多年,李楠承从没听说过引魂草,更不知道上哪找。

至于那什么内力深厚的高手,先不说他现在也不知道上哪去找,就算找着了,也根本不管用。

此时这青衣女子中毒太深,毒性已经开始入侵五脏六腑了。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施针逼毒?

李楠承眉头紧皱。

虽然这上面有详细告知李楠承如何施针,但以李楠承的理论知识来看,其中原理说的并不是很靠谱。

“咳……”

此刻,躺在床上的青衣女子昏迷中又猛烈的咳嗽了一声。

又是一口黑血吐出。

吐出这一口血,青衣女子浑身上下,仿佛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不好!

青衣女子,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

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李楠承将小药箱拿过来,迅速将银针铺开。

随即李楠承提针,手指娴熟的抽出一根银针,按照书籍上所言的施针手法,开始下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