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傻女毒妃宠上天 > 

不是好惹的

第2章  不是好惹的

‘砰!’

门被人一脚从门外踹开。

慕心娆迅速的拉好自己的裤腿,将已经完好的腿遮了起来。

慕璎珞和孙嬷嬷一进门,就看到慕心娆坐在床边的地上的样子,冷笑一声:“真是个又脏又臭的傻子,看一眼都让人恶心!”

慕心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那紫衣少女。

慕璎珞,国公府二小姐,从小骄横跋扈,与慕心娆同父异母,也是皇甫连城的爱慕者,嫉妒慕心娆因为嫡女的身份,和皇甫连城订下娃娃亲,平日里没少欺负原主,估计原主变的越来越傻,也少不了她的功劳!

就在这时,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婢女从门外跑了进来,跪在慕璎珞的面前哭着请求道:“二小姐,二小姐您给老爷夫人求求情吧,求他们不要嫁走小姐,再说,小姐是国公府的嫡小姐,怎么能嫁给一个老头做妾呢。”

‘啪!’

慕璎珞闻言,两只眼睛像是冒出毒蛇一般,一个耳光甩在小桃的脸上:“不知死活的贱皮子,你说谁是嫡小姐!”

小桃捂着被打红的脸颊,眼泪扑嗒扑嗒的往下落,但她还是一字一句的说道:“是我家小……啊!”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慕璎珞身边的嬷嬷直接一脚将小桃踹翻在地,小桃的嘴角瞬间渗出了鲜血。

慕心娆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眼神越发的寒凉。

这小桃,对原主情同姐妹,忠心耿耿,她们居然敢伤她的人,就是在太岁爷的脑袋上动土!

想到这,慕心娆直接随手抓住一个药碗,朝慕璎珞的脑门上甩去,明明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却直接把慕璎珞的脑门上砸出了一个大血口。

“啊!这个蠢货!居然敢打我!孙嬷嬷,给我往她的断腿上狠狠的扎!”慕璎珞一边捂着血流不止的额头,一边发狠的指使着身边的老奴。

孙嬷嬷领命,嘴角漾起阴毒的笑容,朝慕心娆走来,等靠近的时候,慕心娆看见这孙嬷嬷的手心里居然攥着一根纳鞋底的长针。

这针扎在身上看不出伤口,又扎在她本来就断的腿上,更是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

真是够狠!

慕心娆的眼睛射出两道寒光,孙嬷嬷前进的脚步猛的顿了一下,这傻女,怎么眼神突然变得这么慑人!

但仅仅一秒,她脸上的表情就再次变得恶毒起来,区区一个傻子而已,用针扎她早已是家常便饭,想到慕心娆在她的针下痛苦挣扎的样子,她心里就觉得暗爽。

于是举起手中的长针,迫不及待朝慕心娆刺去,慕心娆不急不缓,只是手伸进胸口的里衣里,嘴唇翕动几下,手指间隙立马凭空出现了四五根细如发丝的金针。

她嘴角勾起迷人的微笑。

手指翻飞间,那几根细如发丝的金针,便全数射进孙嬷嬷的穴道内。

“啊!痛啊!”孙嬷嬷忽然鬼哭狼嚎一声,手里的银针应声而落,她躺在地上拼命的翻滚,那疼如同蚂蚁遍布全身一般,让她想揉都没办法揉。

慕心娆装作吓傻了一般的往后躲躲,小桃立马冲过来抱紧了她,一边抱一边哭着:“小姐,你没事吧!”

“你突然发什么疯!”慕璎珞狠狠的骂着孙嬷嬷。

“痛!二小姐,老奴浑身又痛又痒啊!”孙嬷嬷满脸鼻涕眼泪的说道,直接自己徒手撕开了衣服,将自己的身上挠的浑身都是鲜血。

“慕心娆,你个蠢货,你对孙嬷嬷做了什么!”慕璎珞扬起手掌就想狠狠甩慕心娆一个耳光,这时候,忽然有婢女进来通报。

“二小姐,楚王来了!”

慕璎珞闻言,猛地收起了手,整理了下衣服,顿时喜悦爬上眉梢的问道:“你说什么?你确定是楚王来了?!”

“是的。”

“快,快把孙嬷嬷送到柴房去,不要让她恶心到楚王,还有,把这傻子的院落用大锁锁起来,不要让她辱没了我国公府的颜面!”

交代完之后,慕璎珞狠狠瞪了慕心娆一眼,便迈着兴奋的小碎步走了出去。

“快带我去见楚王!”

随着慕璎珞等人消失,慕心娆也不再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了,眼神变得沉稳而能穿透人心一般的望着门口。

没想到冤家路窄,这么快他们就要再见面了,是要看看被他休掉的贱妇还有没有活着是吗?

慕心娆冷笑连连。

小桃擦擦眼泪,扶着慕心娆上床,然后强打起一个笑脸说道:“小姐,奴婢现在就去给你准备吃食!”

小桃离开后,慕心娆一个人在房间内,把玩着孙嬷嬷的留下的那根银针。

忽然,她的身体本能的开始害怕起来,肌肉在不停的颤抖,像是对根针有着天生的恐惧感,然后,曾经那些被这针扎过的记忆,便轮番上映在脑海中。

猛地,她居然看见自己被孙嬷嬷扎昏了,然后扔在荒山野岭中,孙嬷嬷一脸狞笑的看向自己道:“就你这个傻子还想要做王妃?看你被人夺走了贞洁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蠢货,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夫人给你安排的野男人吧……”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个高大的黑影朝自己走来。

慕心娆极力想要看清那男人的脸,记忆里的画面却猛地变成了黑色,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慕心娆的手掌不自觉的捏成了拳头。

真没想到,她的失身居然是拜慕璎珞的亲娘白氏所赐,他们,可真是卑劣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啊!

就在这时,院中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动。

是谁?

慕心娆机警的望了过去,这响动绝不是小桃的脚步声,难道是白氏派来的歹人又打算对她不利?

慕心娆见四下无人,便不再装了,扶着床,很快走了过去。

她趴在窗口看了一眼,只见墙根下,竟然倒着一个黑色袍服的男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