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锦绣田园:糙汉相公是醋精 > 

第4章 我会保护你

第4章 第4章 我会保护你

秦小禾本意只是想给这不知分寸的母女二人立一下威严,这等欺软怕硬的小人,若是忍了一次,以后必然会犯。

今天这一顿吓得,估计他们得太平好几日。

只是让沈玖看到她这一面,并非她的本意。

不曾想沈玖上前来,默不作声的接过了她的镰刀,似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郑重而又笨拙的说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这一句话与她曾听过的那些风花雪月不同,朴实却又直击内心。

更出乎她的意料,她本以为他会因此嫌弃又或者惧怕这样行为的自己。

权海沉浮多年,见多了官场之上那些工于心计权术的男人,他们大多趋利避害,自私自利。

甚至她唯一相信的那位好君王,到最后也卸磨杀驴,何等不堪!

她早对男人失望透顶,但面前的沈玖让她觉得有一点不一样。

杏眸莹莹,眸光坚毅又认真,这算是严格意义上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男人。

她以前就惯会做伯乐,此刻她也心中笃定,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只是一个住在石洞里的野男人。

沈玖被这太过直勾勾的目光盯得脸再一次涨红。

面前的秦小禾小小的一只,巴掌大的小脸粉嫩雪白,再配上那双小鹿的眼睛。

他恨不得现在就带回去,好生照料,护她一世周全。

但现在不可以,他要明媒正娶,别人有的东西,他也要给她,绝不能草率的亏待了与他携手一生的女人。

沈玖喉结缓缓滚动,涨红着脸,笨拙的来回踱步,随后别扭道:“我去打猎了。”

秦小禾看着夕阳西下,轻笑道:“这个点不安全。”

沈玖不自然的别开头,不敢看那张娇俏艳丽的脸,结巴道:“我…我眼神好,我先走…”

她轻笑着点头,看着那个应该是传说中狠戾粗鲁的大汉,仓惶逃走了。

莫名的,戳到了她的萌点。

身为秦小禾,似乎也不算太差,起码让她遇到了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回到自己的小破茅草屋没多久,就听到外面骂骂咧咧的声音,是那继母陈兰把上学的小儿子给接回来了。

见沈玖已经不在,索性放肆大骂起来:“别以为找了那个野男人就能当家做主,破烂货才换多少钱,真当回来做祖宗的不成?”

“给老娘滚出来洗衣服!”

她踹开门,对着床上屏气养神的秦小禾大翻白眼,怒喝道:“几斤几两的破烂货,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小姐了不成,柴不劈,衣服也不洗,晚饭到现在连火都没生。”

“早知道你这种赔钱的白眼狼,我进门的时候就该把你卖了!”

秦小禾睁开眼,幽幽道:“我赔钱?”

“从我八岁开始,便劈柴洗衣做饭一条龙,我替你包了家务,你把时间拿去打牌,那你这赢来的钱是不是有我的一份?”

陈兰没想到她居然还嘴了,反呛回去道:“你在家里吃我的,用我的,做点家务还算上账了不成?”

秦小禾道:“吃你的?饭是我做的,每次我也只吃得到几根面条和一些咸菜,面条的粉是我扛着米去镇上弄的,咸菜我是自己去割的。”

“你管这叫吃你的?”

“住你的就更好笑了这屋子本是被风刮倒的,是我自己搭起来住的,只因为如果不搭,只能天天睡在鸡窝了。”

“你管这叫住你的?”

秦小禾眸光幽幽,脑子里疯狂闪烁着的是原主受虐待的这几年,过得那是猪狗不如的苦难日子,以至于后面才会如此决绝的前去赴死。

“用你的可就更好笑了,我在自己家里用家里的东西,有何不可?”

“我尚且还流着一家之主的血,我还姓秦,家里的东西,我们都是拥有共有权的,何来你的一说,退一万步来说,你也不过是个续弦的,这家里五个人,就你是外姓的。”

“难道要去和爹说,你嫁来秦家,秦家的东西就归你们陈家人不成?”

秦小禾知道陈家强势,这秦昆时常和陈兰吵,觉得陈兰老是帮衬着陈家。

如今她这一段鬼才逻辑,让陈兰一下子就心虚,恼羞成怒道:“你胡说什么东西!”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明白,毕竟我做家务的时候可经常看你在那边绣女红,这些女红卖出去应该不少钱吧。”

“可是我好像从来没见你补贴过家里,那这些钱…”

陈兰一下子就急眼了,扬起手就要掌掴秦小禾道:“闭嘴,你这嘴烂的小崽种!”

不曾想曾经那个任由打骂不吭声的秦小禾早就已经不在了,她的手被一下子就捉住了,明明是细胳膊,却有着莫名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固定住了那只手。

眸光凌冽,曾经上位者的威严气魄瞬间压得陈兰踹不过气来。

她这才清楚的意识到,面前的秦小禾实在太不一样了,从神态到感觉,明明还是这个人,却又完全不一样。

秦小禾不紧不慢的皮笑肉不笑,声音依旧温和,却极具威慑力。

“你考虑清楚这一巴掌的下场,要是毁了容,叫我受了伤,那可就违反了答应沈玖的承诺了。”

“到时候成亲那天他觉得有问题,收回一半的礼金,那亏的可是你呀,毕竟,谁也不会要一个残次品。”

似乎是友善的提醒,却让人毛骨悚然。

陈兰也一个激灵,抽回手,咬牙切齿道:“小贱蹄子,别以为找了野男人就能无法无天了。”

“我不想无法无天,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别来烦我,好好待到成亲那天,对你好,对我也好。”

秦小禾:“否则我若出了点事,礼金减少是小事,若是沈玖报官了,这可影响大了。”

这让陈兰一下子就不敢嚣张了,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小禾道:“老娘懒得与你一般见识,你最好真的乖乖在家等着成亲,要是再跑了,到时候那野男人也帮不了你。”

秦小禾轻笑着道:“您走好嘞。”

这让陈兰气得不轻,破天荒的家里干家务的变成了陈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