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亡妃归来:腹黑王爷绝世宠 > 

捉奸在床

第6章 捉奸在床

顾轻语在自己房中待了一会儿,忽然想到捉奸在床这事儿听别人说来,还是没有亲眼目睹显得震撼。

“来人,派人打听一下四皇子现在在府中何处,就说本小姐有要事禀报。”

顾轻言用过膳后,唯独留了那碗鸽子汤在桌上,想到生前在宫里经历的那些手段可比这个要阴狠多了,她不禁感慨,这无趣的生活也多亏了顾轻语,才变得有那么点好玩。

顾轻语啊,这可是你自己要栽在我的手里。

顾轻言派人将鸽子汤加热过后,告诉小厨房的心腹,若是待会儿顾轻语传膳,务必将这碗汤呈上去。

然后,装作醉酒的模样将房中瓷器打翻在地。

咣当一声!早就在院中等候多时的张三,如疯狗一般急不可耐的冲向顾轻言房间。

“美人,你三爷来伺候你了,嘿嘿嘿。”张三的脸上还流着脓疮,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间,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为了方便,这个猥琐的人居然还半敞着衣服。

就在他即将推开门呢时候,护院首领突然赶到,“什么人?竟敢私自进入内院!来人,将这宵小之徒给我拿下。”

说着,一群训练有素的护院立刻将张三团团围住,惊慌失措的他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赶紧拖着一条瘸腿就往外面跑,还没走出一米,就被身材高大的护院一脚踹翻在地。

护院们看着张三这幅模样,恨不得抽了他的筋,让这样的人进入内院,这可是再严重不过的失职,若是等到侯爷回府,他们这一群人肯定都没有好下场。

顾轻言这时闻声,打开房门,看见眼前一切,像是被吓着了似的,心中感慨着顾轻语好本事,这还没成亲呢,事情就做这么绝,表面上惊慌的询问护院首领,“发生了什么,内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

首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卑职护卫不力,愿受责罚,只是今日内院布防是在下亲自负责,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此,恐有内情,属下愿将功赎罪,查明事实!”

顾轻言缓了一会儿,好似恢复过来,点点头,让他们把人带了下去。

张三早已经吓晕过去,地上传来一片污秽的味道,令人作呕。

“四皇子,这鸽子汤可是武陵侯府专门请江南大厨做的,味道一流,连父亲都赞不绝口,等您尝过之后啊,我就带您去看一出好戏,这主角啊还是姐姐呢。”顾轻语娇媚的捂着嘴笑着,看向祁枫的眼神充满着魅惑。

祁枫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自然不会上当,他关心的只是顾轻语所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忽然,祁枫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在宫里的这些年,他早就养成了一种习惯,饭菜总得别人先试过之后才肯入口,顾轻语看他不动筷子,为了消除他的戒心,先往自己的碗里盛了一些,祁枫这才肯放心的喝着汤。

晚上,当祁枫醒来看见两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时,他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掐死旁边的顾轻语。

此时,外面传来顾轻言的声音,“六妹妹不见了,我听说有人看见了她不舒服,在这儿休息,不如父亲随我一同进去看看。”

祁枫心中正在想怎么武陵侯回来了?

随后,便传来了打开门的声音,祁枫根本来不及反应,顾轻言便与侯爷一同进来了。

“四皇子,您怎么在这里?”顾轻言故作惊讶的说道,“我听下人们说六妹妹在这里?您在这里的话,那我六妹妹四皇子可曾看见。”

武陵侯爷也看着四皇子,“若是四皇子看见小女,还烦请告诉我一声。”

“爹爹…”祁枫还来不及说话,突然传来顾轻言犹犹豫豫的声音,“那床上的好像是六妹妹…”

武陵侯细下一看,果然是。顿时火上心头,但还是强忍着怒气,问祁枫。

“四皇子最好给我们武陵侯府一个交代!”四皇子与轻言本就有婚约,如今却对自己的庶女做出这样的事!

祁枫慌忙穿好衣服下床,想要解释“侯爷,你听我说!”

然后他又想起顾轻语端给他的汤,咬牙切齿的说道,“侯爷!是顾轻语给我下的药!”

此时顾轻语已经悠悠转醒,看见自己此番模样,又看见了祁枫,顾轻言和爹爹他们,不禁大叫出声。

“不论是什么原因,为了侯府和四皇子的名声,四皇子应该知晓怎么做吧。”武陵侯丢下这句话便拂袖走了。

只剩下顾轻言开始抽抽噎噎,“若是四皇子不喜欢我,大可直说,何必如此毁了我名声。”

顾轻语,祁枫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栽在我手里了吧,若不是顾轻语你先想对我不利,我也不会这么做,这次不让你们身败名裂我还真是不甘心。

“言儿,你听我解释。”

祁枫想要去拉顾轻言的手,却被顾轻言甩开,顾轻言此刻活脱脱一个怨妇的模样,丢下一句话?然后跑了出去。

“祝四皇子和六妹妹幸福。”

祁枫在原地握紧了双手,没想到他竟然遭到一个庶女的陷害。

“四皇子…”顾轻语小心翼翼的出声,再笨她也看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你给我闭嘴!”祁枫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你这个贱人竟然给我下药?”

“四皇子听我解释…”顾轻语慌乱的想要拉住祁枫的手,“我没有下药,都是…都是顾轻言那个贱人做的!”她明明给顾轻言下了药,为什么她却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一定是一定是她发现之后,又给她下了药!

“你放屁,言儿为什么要给我下药让你这个庶妹嫁给我!顾轻语你个贱人。”祁枫怒不可遏,顾轻语是当他是个傻子吗?

顾轻言为什么要这么做,将皇子妃的位置让给自己的庶妹?傻子都能知道顾轻语是在狡辩。

但是现在他就算再生气,他们之间已经被顾侯爷发现了,为了两家的颜面,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娶了这个顾轻语,他与顾轻言的婚事算是作废了,武陵侯府的兵权…思及此,祁枫怒不可遏,狠狠地扇了顾轻语一巴掌,“你若是想嫁给我,我大可以将你娶为侧妃,现在却用这种手段来毁了我和顾家的联姻,就算你嫁给我,当了正妃,也别想好过。”

虽然这么说,但是先前带来的聘礼也只能此刻拿来给顾轻语下聘。

顾轻语捂着被打的生疼的脸,恨极了顾轻言,但是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要嫁给四皇子的还是她。殊不知这只是顾轻言的一个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