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亡妃归来:腹黑王爷绝世宠 > 

略施计谋

第5章 略施计谋

屋子外面乌云密布,正如此刻祁枫的心情,顾轻言是什么女人,也敢拒绝他?他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暴躁,“言儿,你怎么也不听郎中的,快先去喝药吧,我就在这武陵侯府等你,等你睡醒了一同用午膳。”

若不是为了武陵侯府的那一半兵权,他才不会像如今一般对顾轻言。

顾轻言点点头,在贴身侍女的搀扶下走向内院。

祁枫望着顾轻言离开的背影,冷冷的笑着,双手紧紧握住,仿佛这样就能完全将顾轻言,乃至整个武陵侯府握在手中似的。

“不知好歹的东西,希望有一天你别落在我的手里,否则,你会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祁枫被顾轻言的拒绝惹得心中不快,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过。

一进内院,玉砚终于算是松了口气,“小姐,早知道那个所谓的四皇子气场这么强大,我就不该被您忽悠,刚才在他面前,我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虽然他看起来很温柔,但总觉得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顾轻言笑,“四皇子祁枫本就是阴毒之人,如今被我如此拒绝,虽说婚事是延迟了,但是少不得要找我麻烦还是要尽快找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玉砚这个丫头是自己在外面买回来的,虽然小,心思却是玲珑剔透。上一世便为了她而惨死,这一世,她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从大厅里出来后,不高兴的可不止顾轻言和祁枫两人,一心想嫁给祁枫的顾轻语,在他跨进武陵侯府大门的那一刻,便赶忙换了一身最能衬托自己的衣裳,假装在前厅与祁枫来一个偶遇。

未曾想到,从祁枫身边路过行礼时,那个高高在上,如天神一般的男子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她,顾轻语气的银牙都快咬碎,她跟在祁枫身后,目睹了刚才的一切。

嫉妒,愤恨,怨气充满着顾轻语的内心,凭什么她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那顾轻言却可以不屑一顾?就因为她是武陵侯府的嫡女吗?

顾轻语不服,她倒要看看如果顾轻言失了身,那祁枫是否还会娶她,到时候想必父亲也会嫌弃顾轻言,那时,祁枫就可以是她的了,想到这里,顾轻语心生一计。

“给你,这是一百两银票,事成之后还有重赏,到你给我记住了,一旦东窗事发,若是敢攀咬他人,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顾轻语不放心他人,特意戴上面纱,去东街随意找了个乞丐。

那是一个瘸子,贼眉鼠眼的四处望着,平日以乞讨和偷盗维生,年轻时因为调戏妇女被人打断了腿,一看见有这么好的生意,有美人,还有钱,瘸子拍着胸脯,“我张三就算被抓,但能有美人相伴,老子也算值了。”

顾轻语嘱咐几句后,捂着鼻子离开了,这个要饭的不知几个月没有洗过澡,浑身散发着恶臭味,令人作呕。

另一边,顾轻语专门派心腹之人前往小厨房,将媚药放在顾轻言的羹汤之中,无色无味,并且不易察觉。

窗外下着小雨,顾轻语倚在窗边,说道,“这场雨可真是应景,不知道待会儿顾轻语的眼泪会不会像这场雨一样,停不下来。”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顾轻言上一世成为了祁枫的侧妃,处处针对她,陷害她,祁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自己顾念姐妹情深也从未为难过她,如今她重生,前世所有的仇恨她都要一一奉还。

顾轻言吃着小厨房精心准备的饭菜,极为可口,当她正准备尝一下羹汤时,突然放下了勺子,好奇的看着这碗色泽鲜亮,香气扑鼻的鸽子汤。

若不是她学了医术,也不能如此之快就能看出这碗汤有异常。

“若是这也能被骗,那我顾轻言这次,岂不是白当了药王的徒弟。顾轻语,既然你如此对我,那便也不要怪我无情无义了。”顾轻言眸子渐渐黯下来,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