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医妃专宠俏王爷 > 

啊景

第4章 啊景

此时的安雪棠既震惊又莫名有些感动,没想到她那个便宜老公人还挺好的嘛,居然还想到要放了她。

‘偷听’着墨云景和云六的对话,安雪棠也总算明白了为何云六非要给一个活不久的人找妻子,原来只是单纯的想买个肚子来生娃罢了。

不过她也能理解云六,虽然这样想对原主…哦也就是现在的她不公平,但云六到底是为了自家的主子好。

安雪棠犹豫了片刻,随即下定决心似的点头。

先不说她舍不得看那么俊俏的郎君就这样离世,就光靠这便宜老公对她散发的那一点善意也值得她治一治。

安雪棠现在最好奇的就是她那‘异能’,她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不想听了,随即神奇的事情又出现了。

她还真的就听不见两人的讨论。

安雪棠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担心会吵到自己。

饭菜盛出来后,安雪棠就去叫两人。

两人见她一进门就停止了话题,紧接着两人眸光闪过惊喜,因为他们都闻到了浓郁的香味。

“饭菜好了,吃饭吗?”

云六看向墨云景,墨云景点了点头,云六立马把轮椅推过来,墨云景双手撑着坐了上去。

安雪棠率先出去,将饭菜摆在院里的木桌上。

云六看着闻着香味,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吃食咽口水,他已经好久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食物了,也不知道吃起来口感如何。

墨云景还算淡定,表情如旧,只是他微微滑动的喉结还是暴露了。

安雪棠正在盛饭所以不知道两人的状态,这会儿见两人不动,她看过来,“怎么了?”

墨云景淡定开口,“吃吧。”

安雪棠将筷子递给两人,她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嘴里已经塞满了。

“……”就三人吃饭,有必要抢食么?

安雪棠有心让两人慢点吃,可是见盛着鸡肉的盘子快要见底,她顾不上矜持,赶紧夹了两筷子放进自己碗里。

云六吃的双眸发亮,“好吃,真好吃,嫂子你做的饭真好吃。”

他这一声嫂子第一次叫的那么自然且心甘情愿。

墨云景嘴角微勾,虽然没说话,但他的表情无一不在说着,的确很好吃。

他优雅的端起碗喝鸡汤,略烫的鸡汤入嘴鲜美而不油腻,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吃过的最美味饭食。

饭后,墨云景简单洗漱后就被云六送回了房间。

之后,云六主动来帮安雪棠洗碗。

洗好后,安雪棠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云六,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云六脸色一红,随即快速道,“嫂子,今天是你和大哥的洞房花烛夜,你…你要好好伺候大哥。”

说着,云六就转身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安雪棠:“……”

这小破孩,还不忘了让她给那便宜老公留种的事呢。

安雪棠头痛的揉了揉额头,随即洗漱后走回房间。

此时太阳已落山,房里有点暗,但墨云景还在看着他的书。

安雪棠替他点上油灯,但油灯的光还是很微弱,于是她道,“你这样看书对眼睛不好,晚上最好歇歇。”

墨云景漆黑的深邃瞳眸微微眯起,幽幽将书收了起来。

安雪棠站在原地犹豫片刻,她最终还是爬上了床。

房间里只有这一张木床,总不能让她睡地上吧?

墨云景眸色渐深。

安雪棠上床后,实在是感到尴尬,想了想她还是开了口,“那个……我白天睡多了,要不我给你按摩按摩双腿?”

“左右都是废了,没必要浪费这力气。”

听他这自暴自弃的话语,安雪棠心中不是滋味,她突然伸出手,也不管他乐不乐意,反正就捏了上去。

她也不是单纯的给他按摩,最主要还是想看看他这双腿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没有救。

“你这腿伤很久了?”,安雪棠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话,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不想让他看出来她是在给他看腿。

“三月有余。”

“哦。”,安雪棠越摸眸色越冷,他这腿是硬生生被打断筋了啊,当时一定疼坏了吧。

不过也不是不能治,但得开刀,然而眼下她并没有这个条件。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

说着安雪棠抬眸看他,却冷不防撞进他幽深的眼眸里,吓得她心一颤。

他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不过下一秒他又低下头,温润如玉的嗓音道,“云景。”

“挺好听的名字,我以后就叫你啊景好了。”

墨云景没再说话,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安雪棠给他捏了会儿腿后就抓过他的手,“我也给你捏捏手臂好了,反正都顺便。”

她需要确定他中毒的程度,所以只能借口按摩,然后给他把脉。

探了脉,安雪棠蹙眉。

好烈的毒性,给他下毒的人心肠得有多歹毒,竟要这么折磨他?

不过他的命还是挺硬的,都这样了还没挂。

墨云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手放的位置,不过也没出声拆穿她。

弄清楚他中毒的程度后,安雪棠松了手,故作轻松的开口,“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我叫安雪棠,乳名糖糖,你要不以后叫我糖糖?”

“好。”

安雪棠盯着他这张脸,渍渍两声,心里暗想真是可惜了啊,长的那么帅,却要受那么多折磨。

“怎么?”

“没事没事。”,安雪棠赶紧摆摆手,“啊景,我们睡吧。”

“嗯。”

安雪棠心里装着事,她没有看到墨云景那幽深的眸子,只是去吹了油灯,在黑夜中脱了外衣,躺回床上。

黑暗中,她眼睛虽闭上却一点困意也没有,只是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给便宜老公解毒。

他体内有两种烈性毒,其中一种在他体内至少得有十个年头,最新那种毒是三个月前下的。

三个月前中了剧毒,双腿被生生打断,到底是什么样的仇人才这样对付他,他又是什么人?

安雪棠自认医术还可以,但要她解这两种毒,至少也得花三个月的时间。

他的腿需要做手术,她还得想办法打造手术所需要的器械。

她对这个年代了解的还不够深,现代的那些药材药草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他体内的毒她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